Categories
身邊的人 | People Around

菜販

「玻璃青菜!翠啊,翠啊,一碰就碎啦!」

「(青菜)扭阿扭,扭到上九樓!」

 

November 26, 2015
Categories
身邊的人 | People Around

Kato

「我長大之後就沒有做過視覺藝術了…但我可以從我身處的舞蹈和音樂場裡感受到它…藝術和創造力沒有限制,沒有『應該的時候』,也沒有邊界」

Categories
身邊的人 | People Around

和安社區的阿叔

這棵小樹是張平用不知道是身體語言還是什麼咒語讓一個只會粵語的阿叔送給我們的。今天阿叔沒事散步經過進來看,才知道原來阿叔是以前在這棟樓的前身的一家汽車配件廠工作了38年的老工人。

Categories
身邊的人 | People Around

Marc

「如果我帶大家去太平洋咖啡,我們會花很多錢,大家付的錢最後會去到香港某個大廈裡不知道是誰的老闆帳戶裡;如果我選擇在一起咖啡,大家可以吃到很棒的手藝,我還能得到丸丸對我微笑,怎麼看我都有賺呀~」

Categories
身邊的人 | People Around

陳家祠阿伯

阿伯一輩子幾乎沒離開過金花街。家裡有一套50年代時用22塊買來的酸枝椅子,無論搬家搬到哪,他都帶著它們。

Categories
身邊的人 | People Around

Kelly | 王莉凌

她是 Vivi 邀請來社區的訪客(事後補充:後來成為了「一起」的駐場藝術家),一位嘗試用藝術和設計推動環保的設計師。曾經在北京發起一個項目,教大家用地鐵廣告燈箱不可降解的 PVC 廣告片 DIY 成精美的檯燈。

Categories
身邊的人 | People Around

「一起」訪客

她是一位訪客,德國人,在廣州教書和做那間學校裡的德國留學服務。她是個善於傾聽的人,聊天時總是身體微微前傾,跟著你的說話,用表情作出回應,從不打斷,只在恰當的時候問問題。當你覺得話說多了或者說太過,不是自己想的那樣的時候,她總是微笑著鼓勵你繼續說下去,或是問一個問題好讓你繼續說下去。你會明白「聽人說話」和「等待輪到我說的時刻」的差別。

Categories
身邊的人 | People Around

跛賀

鎮上我知道的有三個理髮師,剃頭華,跛賀,小豬,三人師出同門。剃頭華不記得是師傅還是大師兄,小時候在他那裡剪過幾次頭髮,印象不是太深。小豬是現在念藝術的堂弟小時候經常去找的剃頭師傅,記憶中他手藝略遜其他二人,總是和他妻子一起和客人說笑。

Categories
身邊的人 | People Around

丸丸

丸丸是個全能大廚,咖啡烘焙西點做飯樣樣精通。對我和 Fido 還有其他一起的小夥伴們像親媽一樣好,她是從石龍來的,喜歡吃麵包和失去控制地大笑( laughing uncontrollably )。當她把幾件沒有關係的事情連在一起講的時候,會有一種奇妙的滄桑感:「那時候你還沒出生呢。那時天安門有坦克,崗頂有賣打口碟。」

Categories
身邊的人 | People Around

身邊的人

趙文英老師(下圖右三)是一位人類學教授,也是一位優雅真誠的前輩,長年往返南韓和中國,研究貧窮、社會創新等議題。和老師聊天是我很長一段時間裡最沒有負擔的一次交流,我們只是互相提問,講述自己的見解,互相啟發或是發現原來我們都曾被同一本書觸動,沒有時間限制,沒有目標壓力,只有一見如故的好奇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