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
亂翻書 | Reading Everything 共創論 | On Co-creation

再論「文化」

前幾天在朋友圈看到 Oliver Ding 老師談到他一個過去的研究,主題是「從零到一,建構學科視角」。一時心血來潮,翻出了這本我很喜歡,但是一直沒有看完的文化人類學教科書,叫《像人類學家一樣思考》。

目前剛剛重看完第一章,無論是語言的使用,還是整本書、每個段落和章節的邏輯,都透露著一種優雅和理性,在今天的網絡上讀過那麼多垃圾之後,再讀到這樣的文字簡直是如沐春風。(等我再多讀幾章,可能會專門寫一寫這個話題以及和人類學本身更相關的筆記)

其中的第一章講的是文化人類學最根本的一個問題,也就是「甚麼是文化」。作者為它下了一個這樣的定義:

文化是一群人通過習得,對其所作所為和每件事物的意義共有的認識。

之前在一篇短文裡面,我也聊了一點點關於我們可以如何看待商業世界裡的「文化」這個問題。這次藉助這條定義,我想嘗試換一個角度。

當我們談論蘋果,或者任何一家公司/機構的「文化」的時候,通常我們是在談論一家公司(一群人)的價值主張(意義的共識),和足以體現這個價值主張的公司中的機制、人際關係和協作模式(體現意義的所作所為和事物)。

「價值主張」,是指一個組織/個人有意向某一類人在某些場景下面臨的任務和問題提供何種幫助。可以用一張「價值主張畫布」來呈現。

當然個人也可以有價值主張,但如果這個主張不為團隊中的所有人(或者說大多數人)共識的話,它就不能代表這家公司的文化。另一方面,這家公司的工作機制、協作模式或者說它表現出來的人際關係如果和公司所宣稱的價值主張不符,那麼這個主張就沒有反映這家公司真實的文化。

從這個思路來看,我們就可以知道為什麼很多公司的「企業文化」都是無效的:它們只是一些印在宣傳品上的漂亮話,而不是被全體員工所共有的價值主張。他們要麼不認同這個主張符合自己的價值觀,要麼就是無法把自己的「所作所為」和「每件事物的意義」和這個價值主張相容,這樣做出來的東西,自然也就體現不出公司所要表達的文化和要創造的價值了。

最近常在工作的地方召集不同企業的人一起探討如何激活團隊,也受邀去到一些企業內部,和他們的團隊一起開創意會,讓我覺得,要讓「企業文化」真正落地,要讓一群一起工作的人成為「想象的共同體」,團隊需要「共同看見」。

那會是什麼樣子的呢?其實和一個移民習得定居地的新文化,或者是一班志同道合的年輕人一起搞出一樣亞文化的過程很像:熟悉環境找到安全感、結交朋友(重新認識一起工作的人)、一起去做大家都認為有意義的事情(設立共識的目標),最後,追求在做的每一件事情上都確立大家所共同認可的價值主張。

這裡有必要注意的是,和所有文化一樣,一個企業的文化是個不斷變動的東西,其中的每一個人本身,又是文化多元體,所以我們不可能認為企業裡面的人的所有工作行為都能被企業文化所解釋。另外,比起很多從人類早期延續到今天的文化不同,企業文化相比會有更明顯的建構痕跡和建構的可能性(畢竟企業這種組織形態的歷史不過200余年),而每一個人進入其中到習得其文化的過程也更加明顯和主動。更不用說今天那些更為「創新」的創業階段的組織,有時候它們的整個商業模式,就是圍繞著一群因認同某一種價值觀的人和他們的價值主張而建立起來的。

但是總而言之,無論是在北極圈的因紐特人部落,還是大城市 CBD 的高端辦公室裡,文化很少能依靠「灌輸」就傳播開去的,更多地,是靠人們和環境以及彼此之間的互動來「習得」的。

June 12, 2018

By Lance Yip

基督徒 / 博物學&人類學發燒友 / 搖滾樂迷 / 維基百科漫遊者
Christian / OTAKU of Natural History & Anthropology / Rock n' Roll Fan / Wikipedia Wanderer